举旗反抗阿里:王兴为何与马云反目成仇?
2018-09-26 10:20:46
  • 0
  • 0
  • 3

来源微信公众号:反做空信息中心

  作者:刘工昌

  9月20日上午,在港交所上市仪式现场,伴随着倒计时,美团CEO王兴带领管理团队和一袭黄衣的美团外卖85后女骑手意气奋发的敲响了开市锣,宣告美团点评正式挂牌交易,港交所迎来近十年最大互联网平台公司。

  公司上市,其实只是一家公司的开始,登录港交所,也可以算是美团的成年礼,从今往后,美团将成为资本市场上的一面旗帜,这面旗帜打多久,就要看举旗帜的人心有多大,同时也要看对手的决心和实力有多大。

  而美团这家公司,曾经是阿里巴巴马云的掌上明珠,但现在背靠的是腾讯。可以想见,美团的上市之后,无论是在资本市场上,还是在国内市场竞争上,并不全部都是坦途,也许还有很多的坎坷和刀光剑影。

  王兴的热闹,张旭豪的寂寥

  9月20日美团上市现场,创始人王兴发表激情洋溢的致辞,“所有曾经是我们的投资人,现在依然是我们的投资人,以及今天和从今往后,将会成为我们投资人的人”。王兴口中的这些“投资人”中,最令人关注的要数腾讯和阿里巴巴了。

  而此时,在大上海远离繁华闹市某个僻静角落里,有一个人心里也许此时正五味杂陈。他叫张旭豪,饿了么的前总裁,王兴前半生的最大对手。“创业家”那篇在网上疯狂传阅的“美团上市,王兴有多热闹,张旭豪就有多寂寥”文章,从标题看就有落井下石的味道,但多少也说出了点实情。

  面对一生的敌人,当王兴立于高山之巅,享受财富名声的极致膜拜时,张旭豪已被解除武装,从万众瞩目的饿了么总裁职位退下,去做一个为大总管鞍前马后的跟班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另外还是个什么投资基金顾问。这像极了我们熟悉的官场生活中,一个政治斗争失败者退下来之前那副模样。

  不仅如此,1988出身的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在进入阿里系后,成了占主导地位的CEO,最近还升级为哈啰出行,大有子弹上膛之势;而1985年出身的张旭豪却被阿里的嫡系高管王磊接替,从饿了么的CEO位子上退出。说张旭豪总裁“寂寥”,应该没人反对,只是人们难以理解,作为阿里收购史上为数不多的大手笔,一个大公司的总裁,三年不到,几乎就差扫地出门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张旭豪不够阿里味儿?

  其实,王兴的脾性早已众所周知。这位身体清瘦头发稀疏的名校高材生咋一看似乎处处显出治学用功过度后的透支,但他并不结实的身板却藏着不可思议的倔强。独立之精神,自由之人格,清华先贤谱写的校训似乎已凝著于他柔弱身躯的血液之中。面对着几乎只手遮天的阿里,他敢在公开场合愤怒的指称,对手毫无底线。而当《财经》记者继续问道,如果一个竞争对手持续黑你,并且你知道是谁的话,你会怎么处理?他说,有些质疑是正常的,我会和对方沟通,但这常常不太解决问题。

  而小王兴6岁的张旭豪是正儿八经的上海富二代,他祖父是上海的纽扣大王,父亲也经商,母亲还精通炒股。与人们印象中时刻精致光溜的上海人不同,这人说话从不绕弯,都是直来直去,嘴里时不时带出一个“他妈的”来,据他自己说,还曾帮自己父亲讨过债,并因此还被人唤做“古惑仔”。

  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一年前,当王兴对着媒体炮轰阿里时,已被阿里收编的他主动站出来,他说:格局高的人不应该那样谈论自己的股东,不要觉得引经据典格局就高,我们不是书呆子和大学教授,我们创业者和开拓者,不需要把一件事情用古代的方法说一遍。怕别人听不明白,他接着说投资是商业行为,是别人给自己的支持,阿里持有很多公司的股票,更有权处置这些股票,这是作为股东的权利。最后张旭豪更直白的说,没处理好与股东的关系是你自己的问题。(张旭豪驳王兴:格局高的人不应该那样谈论自己的股东 2017-06-26  来源: i黑马网(北京))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素日里被人称为直来直去的古惑仔所讲的话,可惜这番忠心仍没打动阿里,说完这番话不久,他饿了么总裁的位置就被人取代。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不久前的9月18日,阿里年度全球投资者大会上,阿里集团CEO张勇和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同时谈到了饿了么的未来战略。张勇说饿了么是阿里新零售的基础,蔡崇信说饿了么是阿里进入234线城市集团战略的切入点。也就是说,饿了么对阿里太重要了,而它曾经的总裁张旭豪还不够格。

  那么阿里的“格”究竟是什么呢?张勇曾总结阿里味儿是:第一,这个人必须善良;第二,愿意主动先相信别人一点。外加太上皇马云曾经公开表示阿里的基本法中的一条,“永远不允许外面的人做公司的CEO,这个人如果没有在公司里工作5年以上,公司基本法规定不许”。

  至此我们清楚,在阿里,如果你是一个外人,5年之内别想做到公司的CEO,而5年之内要想做,用最俗的话说就是,你必须要老实,好欺负,要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不得有丝毫的反骨。而张旭豪被收编还不到5年,且这个人喊了那么多年的独立发展,甚至在被阿里整体收购前还曾和美团做过谈判,你让阿里对你怎么放心吧。更不用说骨子里从来不服的王兴了。

  看到这里,我们大家都有这样一个印象,王兴与阿里最终分道扬镳,其原因在于一方的个性与公司的理念冲突。这也是大多数媒体展示给观众的东西。那么真的这么简单吗?

  曾经的伯乐与千里马

  王兴2010年的3月创立了美团,2011年5月,国内团购网站已经超过了5000家,这就是名噪一时的千团大战。当时拉手、24券等的投资人给创业者的话都是:“你往前冲,速度最重要,钱不是问题”。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千团大战在中国打起,不到一年市场烧了70亿人民币。最终当时名不见经传的美团打赢了这场大战。从团购到外卖,美团跨越了非连续。

  但在一个烧钱如烧纸的市场,要想在这样一个竞争惨烈的市场存活下去,就得有人给你持续的投钱。2012年,被资本收紧了风口的互联网哀鸿遍野时,向来低调的王兴突然干了一件前所未有的事,他向媒体公示了自己账户上的6200万美元,证明自己能挺过可能长达两年的资本冰冻期。这一轰动媒体之举在极大提升市场还有投资者对美团信心的同时,也令人不禁暗自吃惊,这小子哪来的这么多钱?

  实际上,2011年阿里爆发春晖事件,有迹象表明有包括时任CEO卫哲在内的多名员工默许甚至参与协助欺诈。马云大怒,包括时任CEO卫哲在内的诸多高管被辞退或降职,但面对部分受牵连的元老,马云给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他让这些人去往阿里投资的创业公司中。其中有两位名叫吕广渝、干嘉伟,分别负责考察窝窝团与拉手网。虽然考察的是两家团购网,但阿里实际上要培养的只有一家。

  两位元老面对公司给予的最后机会,自是不敢怠慢,使出浑身解数帮助负责厂家,并为此斗得死去活来之际,美团斜刺里杀出。一个叫王兴的人亲自六次飞往杭州拜访干嘉伟,请他加入美团,并让他做COO,而此时的美团在同类中仅排名第五。但凭借如此诚意(阿里官方言辞是美团王兴连续成功的光环和积极合作的态度)打动了阿里,放弃窝窝团与拉手网,以5000万美金投资美团,拿到12%的股权,还有优先融资的权力。

  这就是王兴手里在媒体面前公开炫摆的6200万美金的主要来源。现在问题来了,阿里为什么要投资美团,真的就凭王兴6次直飞杭州的积极合作的态度或是连续成功的光环?

  要知道2011年千团大战之时,拉手网、窝窝团、点评,糯米气势如虹,美团只能算是第二梯队,算是第五名。跟在学校考试里考试排名不一样,互联网里的竞争,有时候老三都不大说得上话,更何况老五。然而,当时的阿里投资部在几乎见过了团购战场上的前几名后,最终选择了规模不是最大,数据却十分稳健的美团,并力荐之,这主要,还是相中了美团的团队。(王兴、唐岩与阿里,孰强孰弱?2018年09月19日来源:虎嗅网 作者:虎嗅口述史)

  那么美团团队究竟凭什么在看似不起眼中打动挑剔的阿里呢?在梁宁先生看来,美团首先具有清醒而长远的企业战略,就是着重发展二、三线城市市场,这是在红海之中抢蓝海。其次是美团具备了抓住互联网时代核心的能力,就是洞察用户,建设自己的核心能力系统,直接连接用户,黏住用户的能力。美团在2012年坚决地转型移动互联网。疯狂采购线上流量,优化用户体验,当时从团购网站买流量转化率排前三的是美团、点评和糯米。而美团曾达到惊人的UV到订单30%的转化率。这种转化率,是企业不断摸索、迭代出来的中心系统能力。(梁宁:美团的破局与开局 虎嗅 2018年09月21日)正因如此,千团大战中存活下来的美团活了下来,同样的,也许正是它促使阿里决心选择它。

  随后美团在2011年底引进了阿里出身的干嘉伟担任COO,补齐了线下短板。干嘉伟曾是阿里巴巴负责B2B销售的副总裁,工号67。有媒体描述,在去美团之前,干嘉伟在杭州观摩美团网城市经理的交流会,坐在最后一排看台上的年轻人热情高涨,依稀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他说,选择一家公司只要关注两点:第一、这个行业有没有前景;第二、公司的核心管理团队,做事情的动机和心态是不是我认可的。他觉得美团的团队,符合了他的标准。干嘉伟加入美团后,首先做了标准化的拆解和分析,在业务技能层面建立标准的模型。“你只有把A、B、C、D都做好了,才能拿到E。”干嘉伟其实是把工业企业里的标准作业流程引入了美团。

  但是,想要把标准作业流程放到庞大的线下团队,对管理的要求就非常高,干嘉伟又引入了马云教给他的“借假修真”:所谓的结果、过程的指标是假;人才和组织的发展提升,才是真,让不靠谱的人靠谱起来,去培养、去复制你自己;把下属变成你自己,让他自发自愿的去工作……干嘉伟在阿里带过7000人的团队,对这套“统一思想,齐心协力”的打法再熟悉不过了……

  干嘉伟让美团庞大的扫街团队开始精细化和规范化起来,让美团早早地从草莽阶段进入野战军作战阶段,同时美团也为其配备了疯子一样强大的地推团队,就是美团后面扩张战略落地的根基。

  一降一升,美团在2012年实现了在团购领域的弯道超车。这也是美团和阿里的蜜月期,该轮融资的领投方是阿里。入股之后,阿里对美团的快速崛起起了很大作用,尤其是阿里系的干嘉伟进入美团,负责供应链管理、销售部等业务管理。他一边调整美团的销售团队组织架构,一边制定销售管理制度,美团销售团队的城市经理基本都经历了换血。年底,美团网开始实施全员持股计划。11月1日之前签署劳动合同满6个月且当前在职的正式员工,可拥有第一期期权发放资格,期权发放的数量为每人500股,每股行权价为0.96美元,按照四年时间兑现。

  至此,阿里美团为我们上演了一出伯乐与千里马的动人故事。然而故事有了好的开头,结局往往出人意料。优秀的故事家往往是这样做的,美团与阿里的剧本也是往这个方向演的。

  支付宝微信二选一致决裂

  先说阿里,在投资美团初期,阿里也确实安心当过一阵子的财务投资人,抱着布局生态圈的心态,没有谈太过强势的条件。并且此后美团的几轮融资,几乎都有阿里的身影。2014年美团C轮时,阿里还在跟投。

  2012年年初,美团已经稳在行业第一,“上岸”是王兴在年会上的定调。王兴当时认为,2012年将会是服务电子商务的分水岭。对于美团来说,平台95%业务都是服务,目标是要做中国最好的第三产业电子商务企业,即服务业的电子商务。于是,王兴对美团未来规划做了T型战略,横是团购,竖是电影、酒店等垂直行业。2013年跟踪采访王兴多年的记者李志刚在书中写到,在美团诞生之后的三年里,王兴完成了巨大的蜕变, 从极客、产品经理到优秀的CEO、企业家。2014年美团占据60%的市场份额,大众点评大概22%、23%左右,第三名糯米8%、9%,前三名已经占到市场的90%以上。而来自在移动端的订单已经占据美团的70%。

  美团的强大让阿里欣慰自己眼光准确的同时又感到深深的不安,要知道能量日涨的美团与阿里的融合还赶不上没有加盟的普通店家。为此阿里开始有意识的敲打美团。有媒体报道,有一年,阿里巴巴在3月8日举行活动,拉拢拉手等其他团购网站参与,唯独缺少美团身影。

  因为美团涉足的主要是阿里还难以覆盖的生活服务领域,有媒体统计,从2013年到2015年的三年间,美团涉足的品类有电影、外卖、餐饮、酒店、景区门票、亲子、婚庆、实物电商等十余类,O2O大火之时,甚至接入了美甲、保洁、修锁、汽车洗护等上门服务,扩张不可谓不疯狂。显然美团快速的扩张已开始威胁到阿里长远的“新零售”方案的边界,于是压制或是完全将美团据为己有就成了其决策层不二选择。

  阿里当初找到美团是以深度合作的名义展开的。

  那么怎么个深度合作法呢?曾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兼阿里资本董事总经理的张鸿平认为,阿里投资美团这样企业的业务目的之一是为了支付宝——集团希望通过这样的投资去掌握一批线下的应用场景。阿里希望美团只用支付宝,但王兴怎么可能?在他看来,王兴是一个从来不会说NO的人,即使心里不同意,经常也不会明确地说出来。面对阿里的这个要求,即使是最不愿把NO说出口的王兴,也会不假思索地拒绝。毕竟,于他而言,用什么支付手段,是一个商业决定,决定因素在于哪家的费率更划算。尽管阿里已经拿出了针对合作伙伴的最优费率了,但是相较于腾讯给出的数字,王兴还是没有理由只选择支付宝。双方僵持不下,最终的结果,就是支付宝在美团的支付列表里,被藏了起来,成了一个不太会被人用到的选项。双方的芥蒂自然更深了。

  我们知道,在强大如阿里这样的巨人面前,通常一般的企业都是没有任何拒绝的勇气的,强横如张旭豪这样的古惑仔,在阿里面前还不是低下桀骜不驯的头。但出人意料的是,看似柔弱的王兴此时却没有答应,在阿里一贯的蛮狠面前展示了罕见的强硬。后来人们才知道,他这么做,主要不是性格使然,而是自有底气,因为此时的美团早已今非昔比。

  2015年是互联网行业的合并大年,是美团与阿里,也是美团自身的一个转折点。

  美团引入了新的投资方,平衡阿里的影响力;自2014年5月美团完成了近3亿美元的C轮融资后,半年后就进行了D轮7亿美元的融资。2015年1月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金额7亿美元。

  阿里想增持扩大话语权,王兴不从,怨气越积越深,王兴一直寻求其他股东制衡阿里,而随着阿里派驻美团的干嘉伟被架空,阿里感到王兴越来越难以控制,不过至少在2015年前双方面子上还没有完全撕破。

  到了这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成为最大的到店餐饮服务平台,美团和阿里的矛盾终于难以调和。

  ▲合并前美团股权结构(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拿到的一份美团融资资料显示,美团与点评合并前A轮投资者持有美团12.28%的股份,B轮投资者持股18.78%,C轮投资者持股11.25%,D轮投资者持股为10%。

  这意味着一直到美团点评合并前,以王兴为首的管理层依然持有美团47.68%的股份,阿里巴巴持有美团的股份并不多,即便合并后王兴等美团管理层仍可能持有新公司股份30%。一位接近美团点评交易的人士对腾讯科技表示,美团点评合并符合大多数股东的利益,但阿里并不赞同合并,这是为何随着美团点评合并完成,阿里甚至威胁要退出美团点评的新公司。

  要说的是,美团点评的合并并不全是王兴为了摆脱阿里的控制,其实也是当时美团业务发展的必然选择。

  此前一年,曾经有资本方撮合双方坐下来谈谈,王兴和张涛想都没想就双双拒绝了。局面是在2015年开始失控的。百度6月份宣布投入200亿支持百度糯米,紧接着阿里巴巴宣布60亿重启口碑网。并且对于百度和阿里巴巴来说,这两个都绝非试水,而是有着战略意义,这会从市场端给美团和大众点评带来巨大压力;另外一个层面,资本市场已经显现出趋冷的迹象,有投资方表示,即使2016年也是非常有挑战的一年,不论融资或者上市都不乐观。

  王兴和张涛早就体会到了资本寒冬。我们为此不妨看看下面的图。

  ▲合并前美团营收数据(腾讯科技配图)

  这说明O2O市场补贴非常凶猛,美团1年要烧10亿美元。美团预计2016年要亏59亿元,仍接近10亿美元,在资本的冬天下,美团与点评资金链难以为继,双方恰好相继启动融资,认清这个情况后,双方迅速坐到谈判桌上,从坐下来到协议合并,仅耗时两周半,还包括国庆节和刘强东的婚礼。(阿里:从“白衣武士”到黯然出局“宿敌”阿里的围剿)

  这一轮美团和点评合并的幕后推手就有红杉资本,红杉资本也是点评的股东。王兴在红杉年会上曾透露,美团和点评走在一起,红杉作为两边最重要的投资人,起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与点评合并似乎符合所有人的选择,除了阿里。据王兴的透露,美团点评在2015年10月合并之后,专门去拜访了马云和逍遥子。由于看到滴滴与快的的合并例子,王兴与阿里表态,希望可以同时得到腾讯和阿里的支持。不过,阿里却和王兴说:“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至此我们可以明白,美团与点评的合作,是美团与阿里决裂的关键。

  首先,原本美团和点评分别有阿里和腾讯的投资,2014年王兴还透露阿里大约持有美团10%至15%的股份,属于财务投资者。而到合并时采取了5:5的换股方式,导致腾讯持股比例超过了阿里。华尔街日报还称合并后的美团点评会进行新一轮融资,如果腾讯领投10亿,这样阿里已经没有了话语权。

  其次,就此事本身而言,的确有美团不愿完全栖身于人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可能还在于,当时美团业务发展的实际形势所逼。由于腾讯是点评的主要投资人,美团与点评的合作意味着美团站在了阿里与腾讯的中间。我们知道,阿里的投资风格是我投后就得听我的,这种强势已人尽皆知,现在搞得好,你还让我最大的敌人也在背后插了一手,这是一贯以老大自居的阿里是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的。

  阿里的CEO张勇后来接受中国企业家的采访时说:我曾经非常希望能够跟美团合作好,但后来发觉,这就跟谈朋友一样,你错过了这个点,可能缘分就没有了。这话今天听来,似乎有股特别的味道。

  阿里愤怒,抛售唱空连环绞杀

  阿里愤怒了。美团之前,还从来没有一家企业对阿里如此“无礼”过。怒不可遏的阿里随即展开了反击。要说的是,这次反击不仅仅是出于对美团的私怨,还有一个前提。

  2008年到2012年,京东在阿里的缝隙中发展壮大,当年错失了压制京东,阿里不想在美团点评上再出意外。美团点评合并后,在阿里最高层的会议上,蔡崇信力主发力口碑、拿下饿了么以牵制美团点评。至此,那个原本籍籍无名的饿了么开始频繁进入公众视线。

  据《财经》报道,2015年10月美团收购点评之际,大众点评的创始人张涛突然从饿了么的合作群退出了。而张旭豪当时还在巴厘岛带着高管团队度假。一头雾水散开后才发现,自己最重要的盟友倒向了自己的竞争对手。现在回看那次合并,直接影响了阿里腾讯两家公司的战略方向,也左右了饿了么和美团的归属。

  而在合并前的40天,腾讯和京东还投资了饿了么6.3亿美元,在合并后30天左右阿里就从美团退股,又过了1个月后阿里投资饿了么12.5亿美元,再过1个月后(也就是2016年的1月份),腾讯第一次出现在了美团点评的投资名单中。当时王兴需要钱,但他更有底气追求自由;而张旭豪有独立上市的梦想,但他更需要钱,因为饿了么已经失去了大众点评的流量支持。

  就这样,饿了么和美团在2015年8月底到2016年的1月的4个月里,成功互换了“爸爸”。

  阿里不仅不再投资美团,还联合旗下蚂蚁金服,用60亿元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公司“口碑”,决心与美团在“新餐饮赛道”上一较高下。此外,凡是美团涉足的领域,阿里都有与之对标的动作,外卖有饿了么与口碑,酒旅有飞猪,出行有哈啰单车,营造出全方位的围剿态势。

  而在美团的核心业务餐饮外卖上,阿里更是来势汹汹,在花费95亿美元将饿了么收入囊中后,一位阿里人士表示,“美团可以通过极低的利润率赚钱,饿了么可以用更低的利润率甚至负利润率服务整个阿里集团。”

  阿里的资本攻势明显增强,根据媒体报道,今年7-9月,饿了么投入30亿元用于用户补贴及市场营销。饿了么CEO王磊在8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30亿元只是开始。背靠阿里,饿了么对与美团的竞争变得信心十足,王磊此前表示,饿了么中短期目标就是市场份额,做到50%以上。

  与此同时,阿里对饿了么的改造也在继续。

  不久,饿了么宣布接入支付宝与口碑的外卖服务——在全国范围内,支付宝APP首页中的“外卖”切换为“饿了么外卖”,也就是说,用户无需额外下载饿了么APP,即可在支付宝和口碑内享受到同等体验。这在阿里历史上对其他企业还从未有过。

  与此同时,通过“抛售”美团所持的股份四处唱衰美团点评,第一财经、虎嗅、凤凰网、包括QQ浏览器,到处都见阿里的身影,一时间,在席卷一切的阿里系媒体狂轰乱炸下,美团点评风雨飘摇。

  美团被迫反击,要求和美团合作的商户不许继续使用支付宝进行结算,也不允许商户在门店内摆放支付宝的海报和付款指示牌,甚至强硬要求商家关闭在支付宝上开通的线上门店。在美团的APP中,支付宝支付的接口也被拿掉,这一改变沿用至今。

  毫无疑问,此时的美团与阿里根本还没火拼的本钱。王兴知道,必须再找根足以与阿里抗衡的大腿,才有可能与阿里较量下去。环视宇内,这样的大腿只有腾讯,而腾讯也没让他失望。

  为表结缔“诚意”,自此之后,腾讯更是多次向美团投资。此外,腾讯还在平台、流量和数据方面向美团倾斜,双方的合作不断增多,包括在微信钱包、小程序中为美团多个产品开放入口。这也使得美团与腾讯的“友谊”不断得到巩固。

  ▲美团与腾讯关系紧密。

  腾讯2017年中报显示,在向美团开放流量入口后,微信支付相关服务及云服务收入所属的“其他业务”范畴收入同比大增177%。在2017年12月的世界互联网大会间隙,刘强东与王兴做东举办“东兴会”饭局,马化腾坐在二人中间。腾讯对美团的重视也可见一斑。

  当然腾讯不是活雷锋,如此不遗余力投资美团,除了投资商本身的回报外,更重要的还是出于其战略发展的考虑。

  腾讯曾在2017年的一次财报中提及:“线下商业交易的付出事务快速增加,乃因为腾讯为拓展线下商户根底而加强与美团点评及其他途径协作伙伴的协作。”正如马化腾自己曾提到的那样,“因为腾讯定位不做零售,甚至都不做商业,更多的方案是助力、赋能,提供一层很薄的能力。”而美团将触角延伸至餐饮外卖、到店及酒旅、出行,成为本地生活服务类“超级平台”。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无冕财经分析,腾讯不仅能通过美团上市获得很好的回报,更重要的是完善腾讯在生活服务电商领域的能力。

  其次就是腾讯曾经以为,微信在支付方面可以对支付宝发起冲击,事实上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也倾向于在数额较小的支付中使用微信。但是作为专业支付平台的支付宝后积薄发的优势也慢慢体现出来,特别是在境外和一些比较重要的支付场景,微信就稍微有些尴尬。因此腾讯需要美团的“副业”比如说旅游产业等丰富自己的产业生态。

  举旗反阿里,美团的红旗能打多久?

  美团的摊子铺的很开,给人的感觉是什么都做。于是《财经》问:美团点评开新业务的逻辑是什么?

  王兴:我们的使命是‘We help people eat better,Live better’,中文是:让大家吃得更好,活得更好。

  后来王兴在路演中称,美团作为最大的餐饮外卖平台,以Food+Platform为战略核心,通过一个平台支撑多品类的业务,实现在各品类之间的交叉营销,实现了完整的online-offline闭环:即通过吃来吸引和保留用户,高频带低频,延伸至出行、差旅、娱乐、购物等其他品类,覆盖整个消费周期。( 本文转自“界面”,作者:杨阳,编辑:文姝琪,2018-09-20原文标题:《美团简史:八年与八个关键词》)

  王兴揭示了美团的核心经营范畴。民以食为天,美团抓住吃喝玩乐这个行业中最核心的品类“吃”来构建一个大的电子商务平台。通过吃来吸引、保留用户,再延伸至其他品类,逐渐覆盖了消费者的整个生命周期,从“吃”到“生活”,从外卖到出行、差旅、娱乐、购物,美团构建了“Food+Platform”的战略核心,并实现了完整的online-offline闭环,形成一个超级平台。(一线|85后女骑手敲钟 王兴称上市意味着更大责任和更多耐心互联网腾讯科技2018-09-20 )

  为此学者梁宁认为美团整个业务结构十分清晰,就是一横一纵:

  具体说来就是,美团将力量集中在到家、到店、酒旅和出行等板块,覆盖了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多个方面,其消费场景中可以实现互相导流,形成消费闭环。

  ▲美团业务线分布情况。

  而恰恰就是这触到了阿里的痛处。

  阿里巴巴联合蚂蚁金服完成了对饿了么95亿美元的全资收购。8月23日,阿里在财报发布的同时,宣布成立新的控股公司,整合饿了么与口碑,并宣称收到来自阿里、软银等30亿美元投资承诺。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亲自掌管这个新公司,“本地生活是阿里巴巴新零售战略的重要部分,我们认为这个市场有着巨大的潜力,我们按照自己的节奏对本地生活业务进行规划和融资”。

  饿了么成为阿里巴巴线下零售的重要棋子,一旦顺利接入阿里巴巴,首先就是和口碑之间进行打通,通过天猫、盒马、饿了么和口碑打造自己的零售版图。慢慢地,阿里巴巴零售布局中的每一环,都成为了美团产品系下的最大竞品。除了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大众点评和口碑,美团也推出了小象生鲜来制衡阿里巴巴的盒马鲜生、旅行服务上美团酒旅绕不过阿里飞猪等等。

  口碑CEO范驰接受采访时说,阿里的新零售有四路大军:服装百货,目前是天猫和银泰在探索实践;电器方面,天猫和苏宁已联手;快消食品生鲜方面,天猫超市、淘鲜达、盒马鲜生以及大润发会支撑这一路;口碑则是以餐饮为主的本地生活服务,如今再加上饿了么这一先锋。

  在阿里的本地生活服务版图中,饿了么主攻以外卖为主的到家服务,口碑主攻到店服务,百度外卖则重点在品质外卖。

  曾经各自为政的三个对手,如今捆绑在一块,美团面临着1V3的局面。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对无冕财经表示,美团业务之间的协同相对连贯,体系更加完整,饿了么所在的阿里系则还需经历各个业务之间的衔接。面对竞争,充足的资金支持成为必不可少的条件,截至目前,美团已进行了七轮融资,越到后期融资越难,上市对于资金的争夺更加有利,对竞争对手来说也更有压力。

  外有强敌阿里围剿,内有美团点评整合烦恼,美团点评的效率高于阿里O2O业务,但阿里的实力和根基远强于美团点评。

  对美团点评来说,这是生死之战;对阿里来说,这只是重要的局部战。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美团点评不是没有机会。对运营效率很高美团点评来说,账上的钱依然在,仓库有粮,心中不慌。阿里想速战速决,而美团点评强调持久战,这考验王兴的耐力,也考验马云和蔡崇信的耐心。

  美团点评对阿里,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饿了么和口碑只是旗子,阿里最终要保的是蚂蚁金服。只要蚂蚁金服的估值/市值持续上涨,在饿了么和口碑上的投入就不算什么。即便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几十亿美金的资金砸在O2O上,对阿里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已经够让美团点评难受。

  其中一个变量在于,饿了么、口碑、飞猪能打下多少成绩。和它们相比,目前美团点评依然占优。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变量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线下谁能胜出。阿里以极强的商务能力,打下支付宝在线下不错的成绩;但微信支付降围打击,后来居上的势头明显。

  美团点评并不是不着急,持久战对美团点评的团队也是煎熬。以美团点评现在的情况,上市无法取得高市值,核心管理层只能更有耐心,但底下的员工已有军心动摇的迹象。相比阿里的大生态,美团点评依然处在平台化阶段,开放力度还远远不够,离构建生态就更远。(王兴公开批评阿里背后:双方反目后美团站队腾讯科技地平线 文/陶博 亿欧专栏作者)

  当我们回顾中国互联网史上这场引人瞩目的争斗时,我相信还有无数的吃瓜群众,这里面就有后来的创业者们从这里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王兴举起反抗阿里的大旗,被阿里压制的企业和人拍手叫好;阿里是应该好好自我反思,为何没有获得行业足够的尊重。目前看,马云还不至于公开回应王兴,蔡崇信也只会内部发发脾气。对于王兴来说,选择了公开站在马云的对立面,无论成败,其在互联网圈的地位将上升。可以猜测的是,马化腾下次组织反击阿里的局时,在刘强东、王卫之外,将首选王兴。(王兴公开批评阿里背后:双方反目后美团站队腾讯科技地平线 文/陶博 亿欧专栏作者)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